您的位置 主页 > 数据新闻 >翠袖乾坤:尊师重道 >

翠袖乾坤:尊师重道

余似心

 到台北一名画家画室「旁听」,令我对「尊师重道」有一番感受。

 画家只在周一、二早、晚授课,每堂都挤满四十多人,有些是从老远的南部前来,每周或每天清晨出发,花好几个小时在交通上前来上课;有好几位已是开班授徒的绘画老师;有些在外头已被视为画家,有自己的画室,水平极高……但来到名家画室,都谦卑地学。名画家对学生尽心尽力,无论是没基础的高中生或是高足,请模特儿等细节,常亲力亲为。在课堂中间的休息时间,他总会高声问:「谁要喝咖啡?」然后亲自去煲。

 每堂课结束,学生都自动地把画架放好,清理地方。周二晚是一周的课程结束,在几十人一起清理地方之时,有人蹲下把地上的污垢认真地以清洁剂去擦、有人清理垃圾、有人扫地,两个女生分别在洗擦两个厕所,我问其中一人:「你们是轮流去做的吗?」她答:「不,是自发的,老师老了,别要他操劳!」不消十五分钟,敞大的画室乾净整洁,那场面简直蔚为奇观。

 香港学画的地方或是其他的私人学习场所,哪有学生集体为老师搞清洁擦厕所?谁不是放学便一窝蜂地散去,留下个髒乱课室由老师去独自面对?学生只会想:「老师收了学费,清洁当然是他的责任。」「老师当然应该请个佣人清理,我是交学费的。」没人会去想自发协助。「现实」是香港人的本性,对感情和尊重的价值观不一样,表达方式也有别。对老师的尊重?準时交学费与上课便是了。

 无论是内地或台湾,都习惯要求学生轮流清洁课室,这是很好的训练,让学生对自己学习的地方负责任。但香港的学生,下课钟声一响便跳到校车去,永远觉得清洁是佣人的责任,无论在家中或外头。

  上一篇:   下一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