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 主页 > 数据新闻 >诚为上策 >

诚为上策

股票上市公司博达科技由于无力偿付到期的公司债,向法院声请重整,连日来引发诸多金融效应。本案疑窦重重,初步看来,与美国的安隆(Enron)案略有相似之处。

安隆曾是美国第七大企业,一九八五年成立,连续被《财星》(Fortune)杂誌评为「最具创意」、「最具成长潜力」企业。二○○一年股价最高达八十三美元,却因帐务造假,股价跌到二毛六,并于同年十二月声请破产重整。
安隆案迄今法律程序未了,对美国及国际政经社会都有冲击。讽刺的是,安隆一词,竟变成鱼虎卵的金光党代名词。在英文,安隆甚至可以当做动词,等同于唬骗。

安隆年收益最高逾一千亿美元,卒以破产下市收场,一般认为原因不外以下数端。其一是帐务不实,表里不一,尤其是虚列盈余,虚减负债。
其二是欠缺制度,内部控制失灵,外在稽核形同虚设。其三是以亮丽不实业绩数字吸金,坑杀投资大众。另外,《纽约时报》自承新闻媒体对上市公司监督不周,亦难辞其咎。

博达案爆发数日,全案犹待釐清,惟从其负责人虽曾出面说明,依旧疑云重重,显示其间不无重大缺失。最根本的,当是博达本身的问题,包括资金是否遭到挪用或掏空、宣布重整前后股票的异常交易、重整当天的转帐,乃至于财务报表是否隐瞒造假。换言之,这不仅攸关负责人的诚信,也凸显公司治理的严重缺失。
其次,由于财务报表失实,也引发博达与签证会计师的责任归属问题。此外,博达曾拟发行海外存託凭证以为挹注,却与承销的花旗银行扯出内线交易纠纷,且其存放海外资金亦牵涉银行是否提供不实资讯,从而其间有无不法情事,亦待追查。

由于博达是向公众集资的上市公司,主管机关虽无保证其经营成功的义务,却必须监督其公司治理上轨道,向公众提供经营绩效,并确保相关资讯的透明、确实而即时。这次博达案反映证券交易市场的预警机制出现问题,与其相关的商业会计、银行实务也有若干缺失,均须从制度、立法及执行层面寻求亡羊补牢之计。
有如安隆案最终造成几万人失业、几百亿美元财富化为乌有,美国社会事后从公司治理、财务会计审计、企业伦理等层面寻求补救。

从而,制度及法律健全同为不可或缺,用以防杜贪婪诈欺的情况,并于金融市场整体或个体出现问题之初即予有效警示监理。

金融市场由于事关庞大的金钱及利益,参与其事者亦必须诚信正直。美国联邦準备理事会主席葛林史班对安隆案有感而发,强调「合乎道德的行为就是市场上最实用的行为」,值得处于知识经济时代的科技新贵,特别是上市公司负责人深思。

另外,台湾的新闻界,尤其财经媒体,近年对有钱人的报导着重光鲜亮丽的一面,有时几 近「媚商」,也有失「第四权」报导事实的天职。相对于安隆案之后《纽约时报》的自省,台湾的新闻界亦应检讨为公众平衡报导并监督上市公司的表现。

  上一篇:   下一篇: